十年踪迹十年心

 @mimi剑雨秋霜 

王府井大街上人来人往一如平日,街边商店门口自前些天起陆续挂上了五星红旗,已穿上夹袄的男女孩童就在旗下绕柱玩耍,呼朋引伴做着那些日常惯熟的游戏,间或一两个男孩子会轻轻跳起来,用小手去捉那叫秋风卷起的旗角。他们还是四五岁的年纪,不大懂得街上的红旗招展是为了什么,他们只知道炊烟升起时便能吃上热腾腾的米面,戏耍间歇能吃上甜滋滋的果子。在孩童的笑闹声中,当街的车马穿梭未曾停歇,推独轮车的老汉在车梁上架着装满了时令蔬果的两个箩筐,蹬三轮的青年车板上摞着一人高的成匹的棉布。

这是1959年的10月,经历了庐山的疾风骤雨后略显沉重的明楼在首都的国庆气氛中渐渐消解...

【2019新春楼诚联文】【楼诚】喜团圆

 @mimi剑雨秋霜 


民国十五年,因先总理孙逸仙博士逝世未久,广州商学各界人心仍旧浮动,明楼便留在军校政治部待命,不能回上海过年。


此时明诚正在一所北洋政府筹办的位于上海郊县的电信局附属的无线电学校里就读,因得了明楼信,又受着国民革命军不久就要挥师北上的传闻的感染,思量再三,终是决心南下寻明楼去。明镜心中虽是不愿他小小年纪独行远道,却也不好阻拦,便只得备足了行李旅费,临行再三叮嘱方才放行。当然这一切都只好瞒着明台,恐他小孩子性子也要同去。


一路舟车行程不提,明诚到了广州城那天正是西历1926年2月12日,腊月二十九。广州城里一派团...

今天在B站看到这个镜头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被我莫名其妙写死的立高达也酱!【。】

《夜雨十年灯》搬运完成

传送门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358937/chapters/30589731

只是进行了机械的搬运,依然没有校对,笔误错字别字白字都没有改,个别实锤错误也没有改233333

《夜雨十年灯》转移至AO3

到今天为止lofter以内容违规为理由屏蔽我包括《夜雨十年灯》相当一部分章节在内的四十余篇博文,四分之一的章节缺失势必造成对文章阅读和理解的困难,因此现将《夜雨十年灯》一文转移至服务更专业的AO3平台。ID:garnetyan。

目前已搬运50章,将持续搬运。预计春节后进行最终的填坑工作,鉴于的编审水平和服务质量,新更章节将不会在lofter同步。

谢谢大家~

【伪装者二周年金句联文】人间正道是沧桑

P.S.想来想去,《伪装者》里让我唯一一次热泪盈眶的台词就是【抗战必胜】,正值卢沟桥事变八十周年,也算应景了。


题目似乎落了俗套,但是我认为只有毛主席的这句诗,才配得上明楼和阿诚这样坚贞的地下工作者。

==============================================

1945年8月6日9时14分,从美军引以为傲的B29空中堡垒所处的万米高空自由坠落43秒后,名为“小男孩”的铁疙瘩终于在600米的半空中,绽放出了人类历史上最炫丽的战争之花。


两万吨当量的能量由微不可察的中子迅猛射出,四千摄氏度的燃心焚尽了日本空中楼阁般的近代化的一切精神产物...

【少包】我娘与公孙傲娇二三事(四)

那是天禧二年的秋天,年仅八岁的升王赵受益获封皇太子,赐名赵祯,当举国上下都在以皇帝陛下终于后继有人为理由而欢庆作乐的时候,金明池的一声炮响,打破了汴梁的祥和气氛。金明池虽在城外,却是皇家苑囿,在这个档口忽地叫人将池上仙桥活生生炸塌了一角,龙颜自然十分不悦,皇城司于是严加盘查,立誓限期破案。


池中桥畔一片狼藉当中,依稀可以看出脚印,总有两三种鞋样子,而炸毁的废墟里,显然有火药燃过的痕迹。线索一条一条罗列出来,条条指向了那些个沉迷炼丹修道的门阀之家,细经排查,自太平兴国年间就在皇城根置了房产的公孙家就这样进了皇城司的法眼。公孙家在当朝高门中排在几百名开外,一向不怎么惹人注意,若不...

【少包】我娘与公孙傲娇二三事(三)

这本《少年包三天》不过三百余页,分为上下两部,其中所讲主要是包希仁未中进士时屡破奇案的故事,不过两部中各有一卷却是专讲公孙策之事。上卷中的什么八贤王赵德芳既然是影射我外公,想来下卷中的三廉王便是柴王爷了。

书中案情曲折迂回,确是好看,不过朝中京中诸事多是杜撰,尤其是那形同摄政的庞太师,我思来想去,也不记得本朝曾有个位高权重的庞相公,或许是当年如日中天的丁谓才勉强能沾点边。不过好些记事也并非全是乱编排的,比如文中包希仁乃是一个寡居的女郎中之子,属市井之流,与他相配的要么是来历不明的武家女子,要么就是冒名顶替的小小宫娥。而公孙束竹身为州府衙内,相配的便是庞相公庶女或是官商家的女公子。可见写书之人...

【少包】我娘与公孙傲娇二三事(二)

虽然十分疑心父母与那公孙主簿曾有过什么往来,但因受了母亲教训,便不敢再问。


这一年冬天来得极早,汴梁街头巷尾都盛传是因我外公离世令天公动容的缘故,母亲却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因还在丧期,这一年除夕也不曾十分张罗。到了寒食前后,韩副使与范相公相继离朝分知扬、邠二州,至此行了一年多的新法便算是废尽了。范相公离京那日,有些京官相送,父亲受命于伯父也去了,归来之后便带着些慨叹。母亲问起因由,父亲道:“此番范相公被谪,皇上虽未禁送行,但终究是因祸外放,在朝各人纷纷撇清本也无可厚非,倒是那些不曾避讳,仍旧大大方方去送行的人叫我佩服。”


我听了道:“父亲也去送了,那旁人岂不...

【少包】我娘与公孙傲娇二三事(一)

睡前重刷少包偶得脑洞,时间线是乱的,郡主一家三口和公孙策是杜撰的,其余都是宋史上留名的,公孙策是童年男神任泉那版的。

==============================================

庆历四年秋八月,枢密副使富弼离京,放河北宣抚使,父亲说,朝中明眼人都知道,范相公的新法就要不灵了。我与母亲年轻时不同,不大懂得这些,而且父亲既不需要磨勘,也没有嫡子等着恩荫,所以新法行与否,对我家是没什么妨碍的。


大事不曾落定,一场秋雨过后,我的外公周王赵元俨却撒手人寰。外公在民间素有名望,一场国丧就此拉开帷幕。我不知道庙堂百官的哀戚和江湖黔首的悲咽是真还是假,他...

© 阿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