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包】我娘与公孙傲娇二三事(四)

那是天禧二年的秋天,年仅八岁的升王赵受益获封皇太子,赐名赵祯,当举国上下都在以皇帝陛下终于后继有人为理由而欢庆作乐的时候,金明池的一声炮响,打破了汴梁的祥和气氛。金明池虽在城外,却是皇家苑囿,在这个档口忽地叫人将池上仙桥活生生炸塌了一角,龙颜自然十分不悦,皇城司于是严加盘查,立誓限期破案。


池中桥畔一片狼藉当中,依稀可以看出脚印,总有两三种鞋样子,而炸毁的废墟里,显然有火药燃过的痕迹。线索一条一条罗列出来,条条指向了那些个沉迷炼丹修道的门阀之家,细经排查,自太平兴国年间就在皇城根置了房产的公孙家就这样进了皇城司的法眼。公孙家在当朝高门中排在几百名开外,一向不怎么惹人注意,若不...

【少包】我娘与公孙傲娇二三事(三)

这本《少年包三天》不过三百余页,分为上下两部,其中所讲主要是包希仁未中进士时屡破奇案的故事,不过两部中各有一卷却是专讲公孙策之事。上卷中的什么八贤王赵德芳既然是影射我外公,想来下卷中的三廉王便是柴王爷了。

书中案情曲折迂回,确是好看,不过朝中京中诸事多是杜撰,尤其是那形同摄政的庞太师,我思来想去,也不记得本朝曾有个位高权重的庞相公,或许是当年如日中天的丁谓才勉强能沾点边。不过好些记事也并非全是乱编排的,比如文中包希仁乃是一个寡居的女郎中之子,属市井之流,与他相配的要么是来历不明的武家女子,要么就是冒名顶替的小小宫娥。而公孙束竹身为州府衙内,相配的便是庞相公庶女或是官商家的女公子。可见写书之人...

【少包】我娘与公孙傲娇二三事(二)

虽然十分疑心父母与那公孙主簿曾有过什么往来,但因受了母亲教训,便不敢再问。


这一年冬天来得极早,汴梁街头巷尾都盛传是因我外公离世令天公动容的缘故,母亲却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因还在丧期,这一年除夕也不曾十分张罗。到了寒食前后,韩副使与范相公相继离朝分知扬、邠二州,至此行了一年多的新法便算是废尽了。范相公离京那日,有些京官相送,父亲受命于伯父也去了,归来之后便带着些慨叹。母亲问起因由,父亲道:“此番范相公被谪,皇上虽未禁送行,但终究是因祸外放,在朝各人纷纷撇清本也无可厚非,倒是那些不曾避讳,仍旧大大方方去送行的人叫我佩服。”


我听了道:“父亲也去送了,那旁人岂不...

【少包】我娘与公孙傲娇二三事(一)

睡前重刷少包偶得脑洞,时间线是乱的,郡主一家三口和公孙策是杜撰的,其余都是宋史上留名的,公孙策是童年男神任泉那版的。

==============================================

庆历四年秋八月,枢密副使富弼离京,放河北宣抚使,父亲说,朝中明眼人都知道,范相公的新法就要不灵了。我与母亲年轻时不同,不大懂得这些,而且父亲既不需要磨勘,也没有嫡子等着恩荫,所以新法行与否,对我家是没什么妨碍的。


大事不曾落定,一场秋雨过后,我的外公周王赵元俨却撒手人寰。外公在民间素有名望,一场国丧就此拉开帷幕。我不知道庙堂百官的哀戚和江湖黔首的悲咽是真还是假,他...

继续《夜雨十年灯》人物图,嗯,张克侠将军和刘亚楼司令员吧,我本来想用历史图片的,但是……显然杜淳和任泉颜值更高一点点。伊莲图雅和张宁和这张被直男吐槽了像姨妈巾广告,我觉得有理有据无法反驳233333333.

去年曾经发过一版我楼诚长篇《夜雨十年灯》的封面图,但是和整个文比起来,那张图总的来说格局太小、内容单薄、格调也不足,所以重来一发。

==============================================

注释:

(从左至右)

1927年,明楼。

大革命,那个人人都自称革命的时代。在黄埔政治部工作的明楼满怀激情,年轻的他不知道自己选择的是一条怎样艰难的道路。


1941年,明诚。

抗战,活着比死了更痛苦的岁月。从苏联回到上海的明诚带着信念和信仰,坚毅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看到胜利的曙光。


1945年,张克侠。

抗战胜利,却为中国之命运而滞留敌营。任...

【胡齐/双知青】回首不如归


关键词:哲学家    @楼诚深夜60分

没看过《知青》这个剧,就大概知道齐勇是在北大荒插队,考虑到胡八一同志是在内蒙古的林区插队,所以地点干脆就搁在内蒙古兴安盟吧,农林结合区。然后,肯定会OOC的,毕竟没看过剧嘛,顺便,靳东演的胡八一除了比我七八年前脑补的胡八一长得好看之外,简直就是完全契合。
=============================================================================
门铃响过三声,齐勇开门时看到的除了快递小哥匆匆离去的背影,还有搁在门前脚垫上的一个小小的包裹。他记得几十年前刚落实政策...

【楼诚】天堑挥戈渡大江

关键词:没有来生   @楼诚深夜60分 

徐州离上海说不上有多远,倒也说不上有多近,明楼只记得自己在第三绥靖区专职搞情报,兼职做“国民政府国防部特派党务主官、少将参谋”、偶尔暗地里帮着张克侠的兵运出出馊主意的时候,逢年过节会坐上那辆冯治安专门划给他用的美援福特轿车跑回上海住几天。当时的明公馆已经只剩下两个看家料理家务的老妈子了,但明楼并不因此接受邀请住到明堂家去。在明堂看来,明楼无疑是家人离散了的,可明楼却固执地坚信着,这栋叫做“明公馆”的白房子仍旧是他的家,哪怕已没有一个家人在这里等他。


当然如今早已不是1945年的徐州,可路程似乎...

迈向欧洲第一步,对,因为频繁坠机,所以还是走过去吧😂

【楼诚】不愁明月尽

@楼成深夜60分   关键词:桂花糖芋头

“三公里对那时候的上海来说,不是特别近,也不是特别远,情报站的突出点不在于距离”,明诚笑一笑,带起嘴角的皱纹,若隐若现地刻在伊莲图雅也早已不年轻的心里,“而在于保密性,要知道那时候从徐州到盐城,咱们、重庆、汪伪、第三国际的情报员可是像烧饼上的芝麻一样,密密麻麻。”

伊莲图雅搅一搅还冒着热气的咖啡,笑道:“我与你可不是咱们,那时候我还是满洲国勋贵家的大小姐,而你,和你的那位明先生……”伊莲微微耸了耸肩,没说下去。

明诚与伊莲图雅自抗战胜利在大连重逢之后,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工作关系。以明诚识人知事的能力,自然明白伊莲图雅那一分心...

© 阿雁 | Powered by LOFTER